深海蓝鲸不言心(Ending.)

观看须知

此故事亿点真实亿点虚构,请勿对号入座。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请勿私自转载,否则必定追究责任。

落花无情

三年

“人呐,还是刚认识的时候好。” 他看着身旁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,缓缓微笑着对着她解释,“虚伪又热情,新鲜又浪漫!”

方至子时,整条街上都没见多少人影,新年的热闹也没能够拯救深夜的冷清。他们是初中同学,都是大一刚结束,老套的同学聚会,一成不变的人群起哄,出来买东西的老套剧情,只因为他从前喜欢过她,她也喜欢过他,只是没能够在一起而已。

“顾昀然,你还真是没变!“ 她看起来不善言辞,说出来的话又像是不谙世事,“ 以前你就喜欢搞这些文艺小清新,怎么现在还这样?又是在哪看到句子?”

顾昀然脸上仍挂着微笑,摊了摊手,“没办法,走过很多路,见过很多景,遇过很多人。一句感叹而已!” 说着便想起第一次见到身旁的她,那还是刚上初中,一节简单的英语课,却成了一段不简单的故事。

......

“这次月考,对你们简直没话说!” 英语老师拍着讲桌,面色十分无奈,“全班就顾昀然一个人!就一个人在一百一以上!这么简单的题目,平时......”

顾昀然心中有些小骄傲,少年人的心情便是如此,得到肯定就会神采飞扬。但是坐在他斜前方的班长可不这样想,温玉倩悄悄回头,表情十分复杂地看着他,顾昀然顿时没了表情,坐得十分端正。等到女孩移开视线,顾昀然才松了一口气,心中又有些忐忑:不会吧,不会因为这个就记我名字吧!

“顾昀然,温玉倩!上来讲下阅读理解,一人一道!” 顾昀然仍然在胡思乱想中,课却不知不觉上了大半,直到英语老师皱着眉头点到他的名字,他才惊醒,走上讲台时还心虚地偷瞄旁边的女孩,她不会真记了我名字吧?

女孩也看着他,眼神十分复杂。可这在老师眼里就很奇怪了,“你俩干啥呢?磨磨蹭蹭的,你看他他看你的,初中生不许早恋不知道吗?别再给我深情对视了,还讲不讲了?” 这些话说出来,顿时哄堂大笑,全班人都戏谑地看着他们两个。

少年少女脸上全是红晕,同时别过头,在黑板上‘唰唰’地写下答案,异口同声:“这题答案是......” 话音未落,班上又一阵起哄。英语老师摇了摇头,“温玉倩,你先讲第一个,比较简单......”

顾昀然趁着女孩讲题,偷偷看了她一眼,一种无法表达的心情油然而生。等到女孩讲完,轮到他的时候,他居然还在盯着她看。等他惊醒,就感觉十分狗血,反正不知道这节课最后怎么上完的,整个人都是非常尴尬的状态。自此之后,男孩很少和女孩讲话,但是在期中考试后,两个人的关系有了转变,怎么说呢?呵。

期中考试后,班主任组织去科技馆学习。科技馆里,顾昀然百无聊赖,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些科学知识,因为太过深奥,对现在的自己没啥用处。他正对着面前的太阳系发呆,看着太阳周围环绕的行星,直到一位女生突然坐到了他的旁边,他并没察觉到什么,但女孩开口便是雷击,“顾昀然,我喜欢你,你能和我在一起吗?” 女孩浑身都充斥着紧张,顾昀然从她的眼里似乎能看到心跳,因为他的心也在不正常的跳动,第一次有女生给他表白,有点激动与错愕。

他看着这个女孩,这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,关系还行,至于说男女朋友,想到更深一层的关系,顾昀然突然就没啥感觉了,心里就莫名不想答应。于是,他拒绝了,十分温和。本想忽略这件事,结果,全班都知道了。

初中生活便是如此有趣,少年人的天性是没办法压抑的。顾昀然并不觉得这种事情要多么表现自己,因为他始终记得母亲和他说过,爱是一种责任,不能承担就不要期许。所以周围的人议论纷纷,他依旧事不关己。

反正这件事对他来说也没有影响和英语课代表的友情,他也和女孩子玩得来,男生女生都和他关系不错。但最近班长好像心情特别不错。过了一段日子,他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,自己好像开窍了。之后每天放学,他都会留一根阿尔卑斯,悄悄放在那个女孩抽屉里,然后第二天早上,他会收到一颗巧克力。只是因为她爱吃棒棒糖,他爱吃巧克力。

就这样,这个互相都没有说明的默契就仅仅维持了一年。顾昀然始终记得那晚放学,也是放假,女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他一起等车,来的是他最好的朋友,带来了一句话,“她说她不喜欢你了!就这样吧。”

他浑浑噩噩上了熟悉的三路公交车,却再也没有熟悉的身影,公交启动,少年泪如决堤。

之后的两年里,少年没有喜欢上另外的女孩,变得更多愁善感。但仍把那份对那个女孩的喜欢放在心底,看着她喜欢上新的人,新的事,新的东西。只不过,这些都和他无关罢了。就算她喜欢的是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,他也只是祝福而已。

......

“顾昀然,你在想什么啊?” 温玉倩的声音依旧很柔软,一下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顾昀然轻轻一笑,把手放在脑后,“我在想,初一放假的那个晚上,你为什么不亲自来和我说?” 他斜瞥着女孩,他现在很知道这个结果。

“啊?什么事情啊?我好像忘了!” “哈~” 他哈了口气,搓了搓手,“没事!我记错了!” 他已经得到了满意的回答,就在这崭新的路口。

这句话让他终于明白,她是真的不在意,我又为什么要活成回忆?所以,人还是刚认识的时候好,虚伪又热情,新鲜又浪漫!


再三年

“明智的放弃,胜过盲目的执着。”顾昀然嘴角微翘,缓缓把字打在了微信对话框里,“林语堂先生的这句话,对我当时来说最为适用。”

年后的欢愉总是来去匆匆,越长大越孤单,一年之中每每仅剩这些日子陪伴着家人。大年初一,没有下雪,或许在年前雪就已经下得枯竭,今天反而还出了一点太阳。顾昀然趁着阳光,打开车门,躺在副驾懒洋洋地晒着,他爸那辆老旧破车,配合这老屋旁的木桩篱墙,也是别有一番莫名的意境。

和他聊着天的是他的学姐,个子不高,鹅蛋脸稍显圆润,面容姣好,十分清秀。最绝的还是她的那双眼睛,清晰动人,在他的眼里,她的眼中有光。

“所以说,你就啥也没有做?买了小吃就没了?”对面回复得很快,让顾昀然既窃喜又郁闷,女生天生就这么八卦吗?

他轻笑了一下,回复道:“不然呢?还要做啥?你来教教我。”缓了半天,却只得到了一个“爬!”他却并不意外,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性子,永远是那么风风火火,怎么形容呢?英姿飒爽?可能吧,至少还是有可爱那一面的。他这样想着......

......

“来几个男生帮我一起去搬书!”孟白诗站在讲台上,这是她第一次当辅导员,做完最后的讲解之后,需要去学校礼堂领取新生的教材。可台下依旧是一般吵闹,她有些紧张无措,在讲桌上不停敲击的手指出卖了她。

“我去吧!”顾昀然很自然的举起手,“老何,老沈,一起啊!还有谁要去的吗?”他摆头示意坐在他旁边的室友,然后看向周围一张纸陌生的脸,这将是他以后大学生活一同学习的同学们。

孟白诗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,顾昀然只当作没看到,他对自己说过,不会轻易的再去爱了,再说了,这个女孩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,他喜欢温柔文静的。而她看起来比较大大咧咧,虽说肯定容易相处,但感觉还是不对头。

孟白诗把一群男生带到了礼堂,准备排队领书,当她走过礼堂旁边的小门的时候,发现有些男生笑哈哈地看着她,让她不明所以。顾昀然摇了摇头,原来小门上是一段装饰用的小屋檐,很矮的那种,一米五六的样子,而孟白诗却直直地走了过去,最后她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“笑什么!我就这么高怎么了?!”她红着脸,装作十分凶狠的样子,看着这群男生,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。顾昀然却有些触动,她可真像她啊,但又一点儿都不像?这是什么样一种奇奇怪怪的感觉?他不知道。

自那天以后,他们没有过交集,直到顾昀然进了学生会主席团,这才发现,原来孟白诗也是主席团的干事,她负责带他。经过一年的相处,一起参与过了许多事情,顾昀然已经和她太熟悉了,熟悉到他那颗沉没的心渐渐不安,他十分害怕。至于害怕些什么,他十分明白。

......

“各位旅客,列车已经到达成都东站,请拿好您的行李和贵重物品,从列车前进方向右侧车门下车,下车时请注意列车与站台之间的间隙。”动车到站的声音猛地惊醒了顾昀然,在家的日子总是安逸的,但对于他来说像是一种奇怪的牢笼,现在终于逃脱了出来。

他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来到学校,猛吸了一口校门口两颗四季桂的余香,还是熟悉的味道,熟悉得让他感受到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安心。

“顾少!大晚上咧在这吸霾,啥子品味哟?”老何他们刚从学校出来,准备去外面搓一顿,“莫说多了,快把东西放到起,我们等你,一起吃饭!”果然,还得是这熟悉的沙雕气息,新的一年又开始了,希望今年能有个好结果吧!

......

“嗡”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把顾昀然给吵醒,看了看车窗外,一望无际的蓝天,没有一片云,山坡的些许荒芜无不代表这是个人烟稀少的地方,他看了看手机,下午三点,还没到目的地,这时候才有人打电话过来,果然,或许我真是那个可有可无的人吧。

“你去哪了?今天怎么没来上课?怎么不在寝室?到处都找不到你!”老何的声音传了出来,有点疑惑,或许就只有老何能记得我吧。“孟白诗在找你,我说不知道,你们咋了?”

顾昀然没有说话,老何一连串的问题让刚睡醒的他有点无奈,又快速清醒,“我在青海,昨天跟她表白了,被拒绝了,想来散散心!”坐在后排的他声音十分小,生怕被别人听见。

这回轮到老何不说话了,沉默了许久,“我就应该猜到了,可是为啥啊?你对她那么好?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他的声音有些讥讽,却听不出是在对谁。

听到这句话,顾昀然情不自禁的捏紧了手机,随后又松开,呼了一口气,苦笑着:“我不知道。她叫我不要喜欢她,不值得。我不明白为什么。”或许只有她能明白吧。

和老何又聊了一会儿,说说这边的人和事,都挺新奇的。老何交待让他注意安全,等他回去喝酒,便挂了电话。他又望向窗外,已经进了西海镇,青海湖还会远吗?
......

确实挺远的,第二天,顾昀然租了个自行车,然后开始作死,翻过青山,越过沙漠,风吹日晒冰雹冻,真的是有点离谱,这里的天气使它抑郁的心情更加难受了,不过好在是终于到了青海湖的边上,又累又轻松。

他凝视着那波光粼粼的湖面,纯蓝天与湖水相映,背后的雪山为媒,他便是走进这副画里的人。他渐渐想起以前和她一起的一些事,放假结束熬夜帮她写实验报告,学期结束熬夜帮她统计学分,元旦晚会结束熬夜陪她睡在大礼堂,虽然自己在外面冷得一批,但是有她在就很温暖。可是为什么啊?难道是他还不够好吗?他不明白,也不理解。有谁能够给他这个答案呢?

“在干嘛?”他还是拨通了孟白诗的电话,昨天她就打了好几个电话,可他当时看见这个名字就很难受,没有挂也没有接。现在心里却十分平静,因为他只想要一个答案,和之前一样的答案。

“在睡觉~” “这都下午四点了,你还在睡觉?” “嗯~” “行叭!那你继续睡!” “我不要~” “......” “你到了?” “嗯,我到了!” ...... “回来我去接你!不许拒绝!” “嗯—好吧!” “拜拜!” “拜!”

他还是没有勇气开口,只是无神的填充着这本不该存在的对话,他却又十分珍惜。这通电话过后,他也无心在这个地方继续净化心灵,因为他已经得到了救赎,自我的救赎。青海湖还是留到下次来吧,当然,不会是一个人来。

“果然啊,明智的放弃,胜过盲目的执着。这句话,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也同样适用......”


忆三年

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”

又是一年毕业季,可惜没有你。顾昀然从未想过时间是如此不经挽留,白驹过隙,眨眼间四年就这样过去了。学校的银杏又开了,飒飒飘落一地,又是谁的眷念,又增添了多少遗憾。

“走!今晚一起喝个痛快!” 老何依旧是那个老何,在教室里号召着,“朋友一生一起走,谁不喝酒谁是狗!” 一群人熙熙攘攘,顾昀然只是在角落里傻傻地笑着。

自从她毕业以后,顾昀然很少出门,通常都是宅在寝室里,学生会也退了,本来学生会主席都是妥妥的了,可惜的是,一切都物是人非,他也不喜欢这种学校里的勾心斗角,他感觉有点累了。于是几乎放弃了学校里的圈子,只是希望和寝室里的小伙伴简简单单的玩耍,直到简简单单的毕业,仅此而已。

......

深夜,人们的喧闹暂时散去,顾昀然它们的聚会也正式散场,人生有梦,各自精彩。老何兴致冲冲地拉着顾昀然和其他两个个室友洗了个脚,然后来到了以前常来的贰麻酒馆,找了个卡座,就三五好友,十分巴适。

“顾少!虽然认识只有短短四年,但我还是最了解你咧。”老何已经醉醺醺地对着在一旁喝闷酒的顾昀然说着,“还记得大一刚开学,你穿咧那件花衬衫,我还真以为是哪个屋头咧少爷过来了......”顾昀然微微一怔,随即苦笑,那件花衬衫早已穿不下了,如今的自己,死肥宅可能就和死字不沾边吧。

“......还有你和孟白诗的事,我不晓得该怎么说,当时你也不是个添狗啊?咋个她叫你做啥你都答应?她有啥子值得你去喜欢啊!”老何仍在这为他打抱不平,却让他十分尴尬,他也觉得当时有点添狗行为,但是面对喜欢的人,不应该尽量满足吗?有什么值得去喜欢的,他觉得这种问题没法回答,喜欢便是喜欢,不掺杂任何多余的东西。

“......你以前到底耍过朋友没得嘛?不要被人骗了喂!” 老何依旧滔滔不绝,一旁喝酒的老沈实在看不下去了,猛地灌了他一口酒,他这才消停下来,然后继续找人拼酒。

顾昀然沉默不语,只是喝着闷酒。是啊,回想起当时高中毕业,也是这样子,一个人喝着,朋友们闹着,也是想着刚进入高中时的样子,也许已经习惯一个人了吧。

......

“顾昀然!我读累了,能不能休息一会儿!” 英语早读,顾昀然作为英语课代表,刚刚巡视完就听见坐在他前面的女孩小声请求着。

“行吧!不过只能一小会儿。” 顾昀然人缘还是很好,因为他很好说话。他坐下来,轻轻哼着苏打绿的小情歌,却不知前面的女孩在静静地听着。

“你唱的很好听啊!不过需要自然一点,唱词不要太机械化了!” 顾昀然突然听见这句评语,有点脸红,他还是第一次唱歌被人家偷听到了。

“再唱一首吧!” 女孩睁着明亮的眼睛,微微怂恿着他。然后,一节早读课就在歌手与听众之间结束了,之后顾昀然偶尔想起,心中始终无法平静。

少年人的喜欢总是突如其来却又无法阻挡,明明说着永远都只会喜欢一个人,但却又另有所爱,这可能就是男孩奇怪的荷尔蒙在作祟吧,那颗放纵的心永远都不会安定。

顾昀然忘记谁都可能不会忘记,在他被班上的大多数人嫉妒心作怪,被逼得寸步难行时,女孩写给他的那封安慰信,也是这封信,让他深深地沉迷于她。但是,这封信却是在后来,亲手被他给燃尽。

......

"我喜欢你。高考结束后,我们能在一起吗?" 发出这句话可能耗尽了他前两年攒下来的勇气,让他十分焦躁不安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从他到家起便在计算,现在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,回复的几率并不大......就在他胡思乱想快要睡着的时候,“叮咚”一声让他惊醒。

“对不起。” “你很好,但我们不适合。” “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,未来你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她。” 这三条信息并没有让顾昀然有所反应,他只是怔怔的望着天花板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最后竟然痴痴地笑了。他小心翼翼地爬起来,找到了所有关于她的东西——一个小纸盒。这么大一盒子全是他们的合照,还有上课写的小纸条,装满了这近三年的所有回忆。

就在离高考仅剩一百天的日子,顾昀然带着这个盒子,回到了老校区,把他偷偷地埋在了教室下的小花园里,当然,盒子里全是灰烬。

叶舒慈,祝你好运!

......

“喝酒啊!楞着干嘛!” 老何拍了拍顾昀然的肩膀,把他的思绪瞬间给拉了回来。

他闭上眼睛,吐了一口气,然后抄起酒瓶,“来!今天谁不喝醉谁是狗!” 他嘴角稍稍一笑,谁也不知道他这个笑容是有多么苦涩。

“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心人易变。”


流水无意

天上的星星依旧美丽

“开始是结束的开始。”

叶池露静静地看着讲台上有条不紊讲解着阅读理解的男孩,她想,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?或许是常常一起去英语老师办公室帮我搬作业的缘故吧。那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温玉倩那样的乖乖女不可能谈恋爱的吧,他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吧......她不禁胡思乱想着,有时还发出痴痴的低笑,却不知全都被同桌看在了眼里。

......

“不行,我要去向他表白!” 叶池露坚定地对着她的同桌兼闺蜜说道,“不然就永远都没有机会了!”

却不知她的闺蜜嘴上鼓励着她,心里却早就已经有了答案。别看现在顾昀然和温玉倩两个很少说话,但是这两人老是眉来眼去、郎有情妾有意的,迟早有一天要出事。只是可怜了我的好姐妹,天天就守着顾昀然发呆,从上学看到放学,而他却还没察觉到,真的是人间悲剧。

“下周不是去科技馆参观学习吗?我可以帮你打掩护的” 她的闺蜜已经知道了结果,却也不想好姐妹难堪被起哄,就决定找一个单独的时间,去找顾昀然。

看着叶池露元气满满的样子,闺蜜自然不能打击她,只能默默为她叹了口气。

......

“看!他在那!就在画着太阳系的那块展板前面!看到没?” 叶池露在好姐妹的提醒下,终于找到了刚在展板前坐下的顾昀然,但是她却露了怯。

“万一他拒绝我了怎么办?” 叶池露这时才想起这个问题,她还从来没有向谁表过白,这真的还是她第一次喜欢一个人。她不禁有些害怕,害怕失去某种不知名的东西,突然心里就落空空的。

闺蜜见到她这个样子,情急之下只能拿自己举例:“没事的,我开学就和那个谁表白了,可是还是被拒绝了,班上的不都知道吗?现在不也和他是朋友......”

叶池露终于还是去了,鼓起勇气,像是去战胜什么一般,直接就走了过去,然而却在中途停顿了一下,脚步放慢,就快要停下的时候,她居然直接小跑,坐在了他的旁边。

男孩并不是很意外,但是当她说出“顾昀然,我喜欢你,你能和我在一起吗?”这句话后,男孩明显有些错愕。叶池露看着他的眼睛,从他明亮的眼睛里看到了握紧双手的自己,仿佛就好像走过了一生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她终于听到了回应:“不好意思啊,很谢谢你,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所以十分抱歉!”男孩的声音十分温和,却让她感到冰冷刺骨。

“是温玉倩吧!” 叶池露忍住逐渐放肆到流下的感情,艰难地问道。男孩只是点了点头,十分尴尬,回过头去,继续盯着那块展板。

叶池露也看向那块有魔力的展板,太阳系里,周围的行星十分璀璨,但那些星星却十分灰暗。她接着望向二楼,那里有个模糊的身影,她是闪耀的行星,而她却是蒙尘的星星。

......

“呼——”刚从KTV里出来的叶池露霎时感受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让她呼了一口气。今天是中学毕业的日子,玩得好的同学自然有一个小圈子,顾昀然他们都在这里,但是,她现在的身份是他的好朋友的女友。因为从那天起,她决定做一个坏女孩!一个让他讨厌的坏女孩!

“单独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?” 她背后传来一阵声音,她回头看去,她现在的男朋友走了出来,眼尖的她却看见了拐角的顾昀然。

“怎么你俩老是像连体婴儿一样?” 叶池露嗤笑着这位男孩,这位男孩就是顾昀然的死党,后面却和温玉倩在一起,再后来,她把他抢了过来,心机十足。

男孩摸了摸头:“你也知道我们关系铁嘛!到底啥事啊?” 男孩还以为有啥好事,毕竟约定了一起去同一所高中,他相信不可能有啥坏事。

“我们分手吧!” 叶池露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她悄悄瞥了一眼顾昀然,眼里露出一股得意。殊不知她的话语给面前的男孩造成了多大的打击。

男孩还没反应过来,叶池露就走了进去,路过顾昀然的时候,眼里的得意再也抑制不住,“这回是我赢了!”顾昀然一脸愕然。随后走向他的死党,那位男孩却沉默地离开了,他根本拦不住。

之后,顾昀然一脸敌意地看着正在唱歌的叶池露,让坐在旁边的温玉倩感到十分奇怪,平时这伙人不是关系挺好的吗?连吃个东西还这喂那喂的......算了,反正不关自己的事,今天过了就要离开这座伤心的小城了。

“......无人及我用字绝,重拾了你信心,无人问我可甘心演这伟大化身......” 叶池露却越唱越开心,开心到眼角滑落的泪水都没有感觉到。

......

散场过后,顾昀然还是忍不住,匆匆追上了叶池露,“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?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叶池露望着对面的男孩,原来他长得比我高了快一个头了啊,原来只是和我一样高。她嘴角带笑:“没什么啊!只是和他分手啊!分手季不分手还能干嘛啊?”

“就像当初温玉倩和你说分手的时候一样啊。哦,抱歉,你们好像还没有在一起。但是他和她在一起了,现在,我只是重复了这一件事而已!这回终于轮到我赢了!不用谢我哦!” 顾昀然一愣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叶池露看着发愣的他,神色温柔,“别多想,我只是一厢情愿,我只能换一种方法来接近你,换一种方法来帮你出气!”

“这又是何必?” 顾昀然沉默许久,不解的开口。

叶池露摇了摇头,转身离去,只留下了她最后清脆的声音:

“开始是结束的开始。璀璨的行星未必能一直璀璨,而天上的星星依旧美丽。”


总有故事值得盼望

“我等不到下一个夏天,想立马拨开人群,见你最后一面。”

晚自习的教室总是嘈杂的,但伴随着夏日清凉的晚风,却能使人的心情逐渐平静。窗外楼旁的小花园里,竹叶飒飒的声音仿佛有些许魔力,让秦澄烦躁的心情渐渐舒缓。望着前面嬉笑打闹的男生们,她摇了摇头,真是没救了。然后又扭头看向坐在他右边的那一组的男孩,现在正满头大汗,慢慢在喘着粗气,他肯定又去踢足球了吧。

秦澄翻了翻自己的抽屉,刚准备拿出纸巾递给他的时候,却看见坐他前面的女孩默不作声的把纸巾放在他的课桌上。叶舒慈人可真好,他俩可真般配啊,不像她,长相平凡,还有点黑。她默默叹了口气,收回纸巾,假装整理了一下课桌,又发呆般地看着摆在面前的数学题,今天又是讨厌的数学晚自习。

......

高中生活伊始,总有交不完的朋友和聊不尽的话题,新的面孔,新的开始。秦澄本来打算安安稳稳的读完高中,然后又安安稳稳的考上大学,可事情总不随她的心意。因为总有男同学拿她有点小麦色偏黑的皮肤开玩笑,每次都让她这个本来挺开朗的人弄得十分尴尬,而每次都是那个男孩替她解围。这让她有点羞涩的同时又十分安心。

“顾昀然,你今天没去踢球吗?” 叶舒慈回过头来,缓缓问道,一脸好奇。因为他每天都会去踢球,风雨无阻,堪称劳模。

正在和习题拼命的顾昀然一愣,“明天去二中比赛啊,所以今天休息,保持状态。” 他只是稍稍抬头然后又继续笔走龙蛇。

“那你加油!” 叶舒慈小声回道,她小脸红润,握着拳头正为他鼓劲。顾昀然却置若罔闻,依然疯狂刷着题目。但秦澄却听了个真切,真好啊。只是希望他期中考试别考砸吧,明后天周末,周一就考试了,看他做题的样子,好像没什么把握。

......

顾昀然是带着伤来考试的,比赛虽然赢了,身体却受伤了,小腿肌肉拉伤,然后把脚踝扭到了。他觉得这可真是太蠢了,不过进了俩球,还是挺兴奋的,然后考试直接拉闸,这很合理。倒是秦澄考完了还专门请他喝饮料,说是庆祝比赛胜利,他也没多想,只是乐呵呵的接下来。

坐在教室里,数学老师正讲着试卷,秦澄突然感觉到后面有人在拍她,她看了一眼讲台,老师没注意到这边,悄悄回过头,坐在后面的男生有点奇怪地递过一张信封?哦——懂了,想必是给谁的情书或者表白信吧,让我传一下。然而她拿到手里,看着信封抬头,突然向右撇了一眼顾昀然,然后又迅速低下头。只见信上写着:至我的一见钟情——秦澄同学。

然后,全班都知道了秦澄后座的男孩表白被拒绝了,连顾昀然也有一丝好奇。趁着晚自习前的吃饭时间,他不动声色地坐在自己位置上,慢慢转过头。

“秦小妞,冯少爷你都不喜欢,你到底喜欢谁啊?” 顾昀然像是做贼一般,假装东张西望。实际眼神一直盯着秦澄。

秦澄有点意外,“哟,顾老爷还喜欢打听些八卦啊!” 说来也巧,这些称呼还是他们俩刚开学有点矛盾的时候取的,就他俩一直在互相取笑着。

顾昀然点了点头,秦澄微微一笑:“真想知道?” 看着顾昀然小鸡啄米似的,她有些好笑,然后不知道怎么了,脑袋一抽,脱口而出:“远在天边啊......” 还没说完她便后悔了,脸上染起红晕,反正皮肤有点黑,教室暂时又没开灯,也没人看出来。她怕说出来连朋友都没得做。

顾昀然还摸不清楚头脑,远在天边是个什么意思,不是我们学校的吗?离得很远?他琢磨了半天,想不出来也只好作罢。下晚自习后,和顺路的朋友一起回家,他便随口问了一下远在天边是什么意思。

“远在天边?那不就近在眼前喽!搁着对啥暗号呢?” 同学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。他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沉默。

......

之后的日子,平淡如水。他们的关系一直不远不近,就好像刚认识的时候一般。没有什么可期待了,秦澄心里总是这样想着。看着顾昀然每天和叶舒慈的互动,她也没心没肺的参与着,在一群人之中,她觉得她自己总是格格不入。直到那一天,叶舒慈悄悄和她说,顾昀然晚上和她表白了,她没有答应。秦澄有点不理解,连忙问为什么。得到了一个让她哭笑不得的回答:哎呀!刚开始是喜欢他的啦,后来一起玩,认识这么久,就没有当初的那种感觉了吧。现在我只希望能考个好大学,在大学里寻找那个对的人啦。

秦澄到最后都没想到是这种结局,叶舒慈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了,还没有爱这个概念,只是从心而已。那顾昀然心里会好受吗?和自己一样吗?可能不一样吧,当初没有得到答复,不管他到底知不知道,我早已经接受了事实,随遇而安,而他却爱了这么久,然而得到的却是这样一种回应。想想都会很痛吧,那为什么她也感觉到有一点心痛呢?

......

高考是人生路上的一个分岔口,秦澄没想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,依旧让她没有反应过来,已经毕业了。晚上的聚会顾昀然不知为什么没有来,本来她还想着和他聊聊天也好,就当作最后的留念,但是他没来。晚上她做了一个梦,梦里回到了刚入学的时候,顾昀然还是当初的样子,但是没有她,也没有叶舒慈。他就一个人坐在那,孤零零的。

“喂?徐茜吗?” 时隔近一个月,秦澄拨通了好闺蜜的电话,她和顾昀然关系匪浅,他们的母亲是同学。“你的升学宴都有谁去啊?” 最后她如愿以偿的听到了那个名字,就算已经是放下了,她还是想见见他。

......

顾昀然提着新买的电脑,走进徐茜家里,然后他就看见了叶舒慈,那个熟悉的小圈子,还有等着他的秦澄。秦澄没有立马和他搭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,看着她曾经深爱过的男孩,他眼里已经失去了星光。她皱了皱眉,本想开口说些什么,但还是忍住了。

等到客人散尽,就剩他们几个的时候,秦澄还是没有和顾昀然说话。她希望他主动来和她搭话,可是他并没有。最后临走的时候,她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,坐上车,拉开车窗,向着顾昀然大声道:“顾老爷!再见!”

顾昀然其实知道的,但是他不爱,他也不想伤害。“再见!” ‘秦小妞。’

渐渐的,秦澄在车上睡着了,她又梦到了入学的时候,没有顾昀然,只有她自己,依然开朗。

回到家里,她拿出手机,刚准备给顾昀然说些什么,然后就发现了一条新微信:

顾名思你:总有故事值得盼望。


人生何处不青山

你静静地居住在我心里,就像满月居于星空。

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很短暂,不能经历所有的体验。对于顾昀然的青春,三年复三年的爱,我并不认为他爱的是具体哪个女孩,他爱的是纯粹的爱情,天真的爱了三年,朦胧的爱了三年,沉溺的爱了三年。

九年离别。梦里相逢端怕说。

顾昀然站在东站的门口,回头看了一眼成都,他已经毕业一年了,在这个城市一个人工作,一个人生活。是时候和这座城市分别了,回想这几年,他突然发觉很是不舍,成都,带不走的......也许吧。他拖着行李箱,走进车站,人来人往,还是熟悉的景象。他突然想起百年孤独中的一段话: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遭遇了什么,而是你记住了那些事,又是如何铭记的。当列车开动,一切如泡沫般碎裂开,仿佛全都是一场梦。顾昀然看了看手机,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号,成都再见。

很喜欢杨绛先生的一句话:

如果你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,那么请保持朋友的距离,这样一辈子都不会失去,千万不要奢望靠近,人一旦有了贪念,就注定要失去有些风景只能喜欢,却不能收藏,就像有些人,只能遇见却不适合牵手。

但还是要爱啊。不管是一见钟情,还是见色起意。不管是日久生情,还是久而生厌。一定要炙热的爱,要炽热的吻,要动听的情话,要缠绵的拥抱。深夜应该有撕心裂肺的眼泪,春日应该有馥郁缱绻的厮守。总归是要分开的,天长地久朝生暮死的,谁怕谁啊。

人生应该便是如此。

你不一定非得长成朱丽叶,你乐意的话,做茉莉、做雏菊、做无名小花,做那些千千万万。

人生何处不青山?


深海蓝鲸不言心

太阳里的海

光洒下人间,

照进我心里,

只剩些滚烫的碎片。

它给予我的,

不是温暖,

是深渊。

犹如置身深海,

肺泡里积满了盐,

喉咙馈赠给舌尖的,

只能是满腔的咸。

From:顾昀然

12 打赏
打赏 16 积分后可见
   
  • 恋爱故事会

    你有怎么样的故事? 你经历过哪些酸甜苦辣? 也许轰轰烈烈 也许平平淡淡 写下你的故事,与鱼油一起分享你的过去

    21 引用
  • 分享

    435 引用
  • 花活儿

    92 引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