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爱故事会 -- 忽有故人心头过

在那些静得只听得见呼吸的日子里,你会明白孤独就是生活的常态,事已至此,先吃饭吧。-《小森林》


情书?很久没写了。记得当年写过,那时她很爱我,不过,过去这么久了,也许我记反了。

因为我写得一手好字,是个同学看见后都会不由夸赞,久而久之,很多同学都愿意来找我代笔情书。我也乐于此事,就当练字同时提升自己的文笔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也对同学A暗生情愫,心里想着什么时候一定要写一封最能代表自己的情书给她。每天学习的生活枯燥乏味,但只要一看到她的脸庞就感觉一扫阴霾,或许这就是我心中的阳光女孩。

依旧是毫无波澜的普通一天,大家都在自习课上做题,一个纸团就突兀地飞到了我地脚边,捡起来瞄了一眼,不出所料又是要求代笔的——“能帮我给xxx(同学A)写一封情书吗“。我心头一慌,没想到会是她,环顾四周只有基友W对我使眼色,一时间更让我有点难以心情平复。将纸团揉在手中,书上的题目越看越像是基友W和同学A在一起的画面,我也没心思继续做题了,传了张纸条希望课后细说。自习课剩下的时间度秒如年,我的心情也慢慢由翻腾转向平静,同学A虽然长相普通,但笑起来特别具有感染力,大家都能感受与他相处的温暖的力量,怎么可能会缺乏潜在追求者呢。想到这我已经能坦然面对基友W了,就当他是我交出终极情书前的一份试炼,题目还没写完,先做题吧。

下课铃未至,基友W已溜出教室,当铃声一响,他又奇迹般地出现在了走廊。我也站在走廊上吹吹风。

“怎么样,怎么样,帮我写一封,我周末请你去上网。”他的手很自觉的搭在了我的腰上。

“都想要谈恋爱的人了,还这么gay,你怎么回事啊,你不会打着写情书的幌子来找我搞基吧。你打算什么时候要?”我漫不经心的问着。“明天放学之前吧,写完给我看看,我不敢自己给,要不你帮我交给她吧,顺便告诉她我喜欢她。”基友很小声地和我说,脸上表情明显紧张到不自然。

我没想过基友为什么会提出这种令人无语的请求,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两人间的气氛瞬间陷入尴尬,或许是一下没理清头绪,我脱口一句:“要不我还是带你一起吧。”基友思考了一下,似乎是觉得两个人确实比一个人气势更足,答应了下来,但还是让我去邀约。

我没想过会对自己心仪的女生发生这样一种戏剧性的表白,我曾在构思属于自己的情书的时候幻想过很多不同的情形,但也仅限于想象,更别说替他人对自己心仪女生表白这种诡异情形了,想都不敢想。当天放学我日常去书画室练字,脑子里却不停的在想怎么办,那封情书该怎么写。A有时也会来书画室找我和另一人下棋,毕竟练字是枯燥的,我们也乐意做些其他的,毕竟指导老师很少来。不过今天她没有来,我也没有心思练,心里想着的是,随便写点吧。供练习用的宣纸上,当天练的全是我的不安。

当我走出书画室走到校门时,我没想到她也刚好从操场那边走到校门,我俩相视一笑,刚好回家的路是同一条,只不过我要比她早到家。“你怎么今天也这么晚?”走在路上我向她问道。“有一个表演的训练呀,你忘了吗,我可是要进行双刀表演的,所以从今天开始要训练啦,马上要到艺术节啦。”她走在前面,马尾辫一摇一晃,伴随着夕阳和微风吹动的树叶,仿佛我就是那多余的风景。

"那明天我得去监督监督你练得怎么样了啊。"我打趣道。"来呀,让你看看我才是最不偷懒那个,不像你,我每次去看你练字你要么就是在发呆,要么就是洗笔。"她扭过头盯着我,一时间我竟有点不好意思,虽然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但只能说她每次来找我们下棋的时间总能碰上我怠工的时候,“对啦,下个星期我过生日,你能来参加吗,我已经叫了好几个人啦,没想到今天也能一起回去,那就现在和你说吧。不对!你应该是必须得来,上次打赌你还输了呢。”

我应了一声,上次打赌还是因为下象棋老是她输,于是她决定一局翻棋定胜负,运气女神是眷顾她的,我自然是输了。“那明天我和W一起去操场找你啊,他刚好明天要扫清洁区。”我悠哉游哉地提了一句,想让自己没那么尴尬。“他扫完还等你啊,什么时候这么有耐心了,哈哈哈哈哈。”她笑得很开心,我也跟着笑了,这时候谁管他到底有没有耐心,我只觉得岁月静好。

回家的路上就是在这样的欢声笑语中度过,虽然要走半个多小时,但也不觉着远,甚至还想再多走一会。

(先写着,周末再更新了)

 
  • 恋爱故事会

    你有怎么样的故事? 你经历过哪些酸甜苦辣? 也许轰轰烈烈 也许平平淡淡 写下你的故事,与鱼油一起分享你的过去

    21 引用
  • 分享

    382 引用